“梅姨案”两名人贩子二审维持仙逝刑,申军良夫妇获补偿39.5万元

发布日期:2022-04-01 12:28    点击次数:127

12月29日,红星音讯记者从“申军良寻子案”当事人申军良处获悉,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一案作出二审判决,其中,张维平犯拐卖儿童罪被判仙逝刑的一审判决被维持。

按照红星音讯此前报道,2003年至2005年期间,贵州外子张维平在广东惠州及加城一带,一贯拐卖包括申军良儿子申聪在内的9名儿童。

经广东警方全力侦查,截至2021年10月,9名被拐儿童已解救出6.名,其中包括申聪。

2018年12月28日,张维平等五人拐卖儿童案一审宣判。参与拐卖儿童九人、九宗的张维平以拐卖儿童罪被判处仙逝刑,其余四名被告人,周容平仙逝刑,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

此后,五被告人均挑出上诉。申军良也就民事片面挑出上诉,并索赔480万。

申军良,梅姨案,张维平,申聪,广东省高院

广东省高院二审判决书

2021年12月10日,广东省高院作出二审判决,认为原审对张维平等人作出的刑事判决片面认定究竟新颖,证据切实充实,定罪确切,程序相符法,量刑适宜,答予维持;同时,判决张维平等人补偿申军良夫妇物质耗损39.5万元。

“两年拐卖9名儿童”的人贩子二审获仙逝刑,曾上诉“希冀宽大处理”

张维平,男,1971年10月3.日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初中文化水平。红星音讯记者获取的案件质料展示,张维平四次下狱,一次由于盗窃罪,三次由于拐卖儿童罪。

1999年7.月19日,张维平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03年2.月19日刑满开释;

2007年3.月2.日,因犯盗窃罪被广东省加城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2007年9月26日刑满开释;

2010年5.月31日,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5年8.月1.日刑满开释;

2016年3.月11日,因拐卖儿童案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5日被逮捕,至今羁押于广州市加城区望守所。

本案引发舆论赓续关注的一大因为,在于申军良儿子申聪被张维平等拐卖后,十余年坚持寻子的经历。

申军良,梅姨案,张维平,申聪,广东省高院

10余年里,申军良张贴过80众万份寻人启事。

2005年1.月4.日上午10时许,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经商量策划后,来到加城区石滩镇的出租屋,由周容平、陈寿碧在楼下把风和接答,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进该出租屋三楼305号房,将房内租客于晓莉捆绑、限制后,强动抱走于晓莉的儿子申聪。那竟日,申聪1.岁零1.个月。

随后,杨、刘二人将申聪交给周容平、陈寿碧潜匿,再由周容平将申聪交给张维平贩卖,张维平以13000元的价格将申聪贩卖后,将所得赃款中的10000元交给周容平及其他同案人分配。

2018年12月28日上午,张维平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仙逝刑,褫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私家统统财产。

判决书中称,张维平拐卖儿童人数众、时间长,众名被害人至今着落不明,主不美观凶性极深,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害性极大,情节纤巧重要,影响纤巧凶劣,培育纤巧重要,依法答予厉惩,其归案后虽供述了片面同栽罪动,但不克以对其从轻处分。

法院同时判处周容平仙逝刑,褫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私家统统财产;判处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褫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私家统统财产;判处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褫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分人民币三千元。

案件资料展示,一审判决后,张维平等人挑出上诉。其中,张维平上诉挑出,一审判决认定究竟有误,量刑过重,“案发后积极悔改,不竭积极勤劳向司法布局挑供线索或带领公安人员解救被拐儿童,希冀法院宽大处理。”

对此,广东省高院在二审判决书中称,张维平拐卖众名儿童动为主不美观凶性极深,犯法情节纤巧重要,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机性极大……虽有片面儿童在二审阶段被公安布局找到并安排认亲……但不克以对其从轻处分。

9名被拐儿童找回6.人,奥秘中心人“梅姨”至今未归案

红星音讯记者获悉,截至2021年10月,经广东警方全力侦查,被张维平等人拐卖的9名儿童,已经找回6.人,仍有3.人着落不明。

申军良,梅姨案,张维平,申聪,广东省高院

今年10月,十众年前被张维平等人拐卖的李某青(中)与家人团圆。

红星音讯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展示,张维平供述,2005年1.月,周容平带着男童申聪找到他,让他营救“找人卖失?”。随后,张维平给“梅姨”打电话,“梅姨”带着他和男童,乘汽车到河源市紫金县,在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见到买主,一对三十众岁的夫妇和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妇女。

在饭店吃饭时,收养男童的夫妇问张维平“幼孩是怎么来的”,张维平答“是吾和女友人生的”。拿了钱之后,他和“梅姨”便走了;在路上,张维平给了“梅姨”1000元介绍费。

在张维平的供述中,其余八名被拐儿童,均是经过议定“梅姨”举动中心人完备买卖,除别名男童被贩卖到惠东县大岭镇,其余每一首买卖,均是在紫金县完备,每次均给“梅姨”1000元介绍费。

2003年,张维平意识“梅姨”后,每隔数月,张维平就拐一个儿童,经梅姨之手卖失?。张维平不说孩子是从那边来的,“梅姨”也从不过问。在张维平的供述中,每个男孩12000元,除往给梅姨的1000元介绍费,张维平能拿到11000元。

2017年11月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判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有受害人家属诘问诘责张维平“为什么要偷走吾的儿子?”张维平当庭回答,偷孩子不为别的,就为卖钱。

据张维平供述,“梅姨”那时约四十五六岁,短头发,讲粤语,语速较快。此外,他不了解“梅姨”的确实姓名和确实身份。

2017年6.月中旬,广州市公安局加城区分局向社会发布征集线索的通报,公开了“梅姨”的模拟画像。至今,“梅姨”仍未归案。

2021年3.月,加城区公安局任务人员答允红星音讯记者采访时曾外示,仍在赓续侦破该案,“姑且他国什么新的突破,有的话会第姑且间向社会公布。”

红星音讯记者从广东省高院二审判决书中获悉,针对申军良就民事片面索赔480万的诉求,广东省高院作出判决,张维平等人补偿申军良夫妇物质耗损39.5万元。

广东省高院称,干系资料展示,申军良山妻于晓莉被诊断为精神破裂和抑塞症,并出具消磨医药费4.5万元的说明,可能证实于晓莉的人身权利受到张维平等人犯法动为侵扰进犯而遭受了物质耗损;申军良夫妇因申聪被拐,为谋求孩子消磨了大量交通费、留宿费、资料打印费等,张维平等人答当补偿其相符理费用。

红星音讯记者 王剑强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音讯,报料有奖!)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