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陆隽白》全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1-08-07 09:41    点击次数:207

同时断裂开来的还有秦舒的心脏,跟着被摔到地上,缺了一块。

“痛吗?你这种上赶着倒贴的贱货,也就配这个,”陆隽白笑得讥讽,没有焦距的眼里满是嫌恶,咬牙道:“如果不是你非要嫁给我,云卿怎么会离开?我又怎么会瞎?”

低沉的嗓音残酷如刀,一下一下戳在秦舒心口,眼眶积蓄的眼泪串串滑落。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她惨笑,倔强的抹掉泪水,一字一句说道:“但我不后悔从王云卿手里将你抢过来。因为她……”

陆隽白的眼底隐隐燃着火焰,像是恨不得将秦舒燃烧殆尽,蓦地喝道:“够了!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她比?!”

秦舒像是被灼伤,声音轻的像要碎掉一样:“是啊,我不配,所以才有报应了啊……”

陆隽白没听清,也不在意,忽的招招手,示意她上前,像是在叫一条狗。

她整个人都浸在黯然中,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上前,带着飞蛾扑火的壮烈。

陆隽白抬起手,朝着秦舒的脸而来,这个动作让她空寂的眼里瞬间迸发出受宠若惊的光彩!

然而,下一秒就坠入深渊!

陆隽白摸索着,猛地掐住秦舒的脖子,带着薄茧的手指渐渐收紧。

《裴歌江雁声》全文阅读

西装口袋里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在这只有人声的场合里格外突兀。

大家都看着江雁声。

名媛见他愣着,抬起白骨似的手摸着脸蛋,娇声笑道:“江董您怎么不喝呀?”

江雁声收拾好心情,顺手将手中这杯酒连杯带水扔进一棵盆栽里,拿着手机我行我素地走出了衣香鬓影的大厅。

他走这一路,电话铃便响了一路。

等他离开。

有人不屑:“这个江雁声也太目中无人了,以为这是自己家呢?他一草根出身,连大学都没读过的,看给他神气的。”

有人谨慎:“你小心祸从口出,江雁声不会让跟他唱反调的人好过的。看看曾经的裴氏集团多风光,他前妻不过才死了短短五年,他现在已经快要将他前妻的家产给败光了。”

《安笙顾霆夜吴瑶》全文阅读

车内温暖的气温驱散了些她身上的冷意:"谢谢。"

"我安排酒店,你去住。"顾霆夜看着后视镜里浑身湿透的安笙道。

安笙闻言,忙摇头:"不,不用了……"

顾霆夜听到这话,顿时冷了脸色。

"所以,你是非要住我家?!"

安笙张嘴想解释,可话还没说出口,顾霆夜先一步又道:"安笙,你和我早就不是一路人,就算你爸从前有恩我们家,那张支票已经全部还清。"

车上气温随着顾霆夜的话,也变得冷了起来。

安笙听着这些,忽然眼眶酸涩的厉害。

她低头,双手放在身前,声音很轻:"你就在这里停吧,我自己回医院,至于钱的事,我以后……一定还给你。"

顾霆夜没想到安笙会这么说,他怔了半瞬,却没有停车。

一路往自家别墅开去。

终于达到沈家。

顾霆夜长腿迈下车:"记住不要去我房间。"

安笙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只觉一片灰暗的生命中,好像又出现了那么一抹光亮。

翌日。

安笙早早起床,给顾霆夜准备早餐。

现在的她没有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顾霆夜醒来后,看着餐桌上摆好的热牛奶和面包,眸色微变。

安笙已经不再了,桌上留着一张纸,上面字迹娟秀:"我去上班了。"

《苏禾封允宸》全文阅读

长安,雪落满城。

宋肆肆身着一件绛紫浣花锦袄站在房门口,看着一片片雪花缓缓落在掌心。

她微蹙的眉又紧了几分,胸口的沉闷越发难忍。

近日身子甚是不适,几次喘不过气,久不见好,唤来府医诊治,不想竟是大限将至。

宋肆肆轻叹一声,又呆站了许久。

待掌心的飘雪化作一滩冰冷刺骨的水后,她才收回有些僵硬的手。

宋肆肆抿了抿泛白的唇瓣,转身去寻裴湛守岁。

今日是新年,也是她的最后一个新年。

书房。

宋肆肆走进屋子里,不见裴湛,唤来小厮。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