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二妹妹偷偷和王爷劈腿,被她抓住把柄,明嘲暗讽臊得脸通红

发布日期:2021-08-14 10:09    点击次数:227

小说:二妹妹偷偷和王爷劈腿,被她抓住把柄,明嘲暗讽臊得脸通红

见她脸色雪白,云绾宁唇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姐姐我也只是关心你,毕竟你我姐妹二人自幼一起长大,姐妹情深。”

最后几个字,她咬得重重的。

云汀兰心下一紧,忙移开目光。

“你的事儿啊,本王妃自然是放在心上!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若是再不赶紧找个合适的人,怕是会被人戳脊梁骨啊。”

云绾宁叹息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

“姐姐说的是,多谢姐姐关心。”

云汀兰抿了一口茶水,只觉得这茶索然无味。

云绾宁的右手食指,轻轻的叩击桌面,“对了,最近京城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你可听说过?”

云汀兰被吸引了,不禁放下茶杯。

“不知姐姐说的,是什么事?”

“听说,营王要纳妾。营王妃不肯,两人为了这事儿,闹得不愉快呢!”

云绾宁慢条斯理的说道。

“纳妾?”

云汀兰眼神一闪,“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这就奇了怪了!就连我与王爷都听说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本王妃听说,父亲与营王来往密切,还以为你们也该早知道了才是。”

说着,云绾宁收回手指。

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你是我亲妹妹,想必也不会传出去吧?”

云汀兰心里正不好受。

听到她这话,有些敷衍的笑了笑,“那是自然!”

营王要纳妾?!

这个消息,的确是让云汀兰大吃一惊。

因为,她早就与墨回锋有一腿了!

秦似雪性子要强,一直霸占着墨回锋不肯让他娶侧妃、也不肯让他纳妾。加之,秦家的势力如今远超云家。

云振嵩,也不敢与丞相府叫板。

所以,云汀兰与墨回锋的事儿,一直瞒着不敢让秦似雪知道。

她私底下无数次试探、逼迫墨回锋。

可他也只说娶她做侧妃,除此之外再不肯松口。

他不爱秦似雪,却爱秦家的势力。

所以,秦似雪留着还有用。

云汀兰为了这事儿,心下恼恨许久。眼下再听云绾宁这么一说,更是怒火中烧,却只能强忍着不敢让她察觉半分。

“要我说啊,这营王也太过分了!”

云绾宁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

见她攥紧双手,手指骨节都泛白了,想必是心中怒极,却不能发作。

她心下好笑,“营王妃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儿!还为他生下一双活泼可爱的小郡主。守着京城第一美人,居然还想着纳妾,可见男人都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云汀兰一张脸臊的慌。

墨回锋也的确,用下半身与她“交流”多次了……

见她面红耳赤,云绾宁关切的问道,“二妹妹,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

云汀兰心虚,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茶水下去。

可是,茶水有些烫,她痛呼一声,又连忙放下茶杯。

见她手忙脚乱,云绾宁递上锦帕,让她擦拭了身上的茶水,这才说道,“其实啊,男人三妻四妾倒也正常。”

云汀兰动作一顿,连忙点头,“姐姐所言极是!”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尤其是,营王那般身份的人。”

她低垂着头,只能看到泛红的耳根子,“皇上还三宫六院呢。”

“是啊!我就不明白了,秦似雪为何不让营王纳妾。说起来两人都有错,但营王妃太过蛮横,简直是妒妇所为!”

听她如此直接的叱骂秦似雪,云汀兰抬头,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但想起云绾宁与秦似雪之间的过节……

她放下锦帕,“姐姐,这样说营王妃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可听说,皇上都允许营王纳妾。一切都是营王妃从中作梗,拿命要挟营王,闹的要死要活的。”

云绾宁嗤笑一声。

她说的倒也是实话。

墨回锋近些日子是里外为难。

对里,秦似雪不让纳妾,拿命要挟,日夜闹腾不得安宁;

对外,墨晔拿下神机营,直接拿五军营开刀立威。

内忧外患,让他烦躁不已,忙的焦头烂额。

“若是我啊,索性就让营王妃尝尝厉害!也是营王心软,管不了营王妃,才会闹的这般境地。”

说罢,云绾宁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一声。

云汀兰双眼一亮。

让秦似雪尝尝厉害?

这倒是个好主意!

见她神色一喜,云绾宁便知她动了小心思。

她这才放下茶杯,笑着站起身来,“陪你聊了这么久,本王妃也乏了!二妹妹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来人啊!好生送云二小姐出去。”

云汀兰有了新的算计,也顾不得多留,忙匆匆离去。

云绾宁回清影院时,墨晔还在陪圆宝午休。

瞧着两人躺在一处,一大一小两张脸,颇有几分相似……

云绾宁忍不住扒拉着门框,将额头靠在门框上,只觉得眼前这一幕温馨极了。

圆宝的身份,瞒得了一时,瞒不住一世。

总有一日,墨晔他们会知道圆宝的真实身份。

到那时,怕是会有新的麻烦,接踵而来……

正想着,原本闭着双眼的男人,却突然睁开了眼。他看了一眼熟睡的圆宝,转头皱眉看向云绾宁,示意她莫要出声。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下了地。

轻手轻脚的样子,分外好笑。

云绾宁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心想,这三年来圆宝的生命中,都没有父亲的存在。

但是,他却不能没有父亲。

况且,他的父亲不是不在人世了……

有时候他看向墨晔的眼神,让云绾宁恍然觉得,那便是看向父亲的目光。喜爱中,带着几分敬佩,还有古灵精怪。

她该不该,让圆宝知道他父亲是谁?!

正想着,墨晔已经走近,示意她出去说话,别吵醒了孩子。

两人走到外间,墨晔斜了她一眼,“云汀兰走了?”

“嗯。”

“今日,该如何感谢本王?”

他环着双臂,斜睨着她。

“王爷这是事后找我讨要报酬?”

云绾宁挑眉,背靠在墙壁上,“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就让圆宝喊你一声爹。把我的宝贝儿子,暂且借给你一会儿?!”

听到这话,墨晔眼神一震,瞬间欺身过来。

他双手紧紧握着她的肩,将她按在了墙壁上,“云绾宁,你说什么?!”

他距离她很近。

喷洒出来的热气,让云绾宁脸上痒酥酥的。

墨晔张口,薄唇似乎就能碰到她光洁的额头……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