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爷进了失宠王妃的屋,一夜没出门,隔天消息传开全府轰动

发布日期:2021-08-14 10:54    点击次数:123

小说:王爷进了失宠王妃的屋,一夜没出门,隔天消息传开全府轰动

“你不会是趁机想吃我豆腐吧?”

云绾宁迟疑着,“你确定我给你脱了衣裳后,不会让我对你负责?”

墨晔:“……你想得美。”

云绾宁便没有半点犹豫了,抬起手便解了他的腰带。又解开衣襟,将锦服脱下,露出里面洁白的里衣来。

锦服是玄色,夜里看不清血迹。

可外面锦服一脱,洁白的里衣,像是在血水中浸泡过似的。

难怪,血腥味如此浓郁。

看着那腥红的颜色,云绾宁眼神一颤。

“怎么?心疼本王?”

云绾宁的手没闲着,墨晔的嘴也没闲着。

“还有精力说笑,可见王爷是不疼,也的确受伤不重。”

云绾宁手上力气稍微重了一些,墨晔痛得脸色一紧,忙咬紧牙关,将到嘴边的痛呼咽了下去。

这个女人,会嘲笑他!

云绾宁扫了他一眼。

痛得满头大汗,却还死死咬着牙关不吭声。

得,算你小子能忍!

她放轻了力气,将里衣解开后,才看到肩膀上那一条深深的伤口。

深可见骨!

这可比之前被刺客刺中,伤的严重多了!

云绾宁惊了一下,“怎么会伤的如此严重?若是伤口再偏差一点,你这条胳膊怕是会被直接砍下来。”

“这点伤算什么?三哥伤的比我还重。”

墨晔的语气,听着漫不经心。

可实则漫不经心后,是血腥杀气。

“先止血。”

云绾宁没有接话,忙给他处理伤口。

好在空间给力,每一次她需要什么药,空间都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墨晔虽没有明着告诉她,他今晚做什么去了。但是方才他一句“三哥伤的比我还重”,已经如实的回话。

云绾宁知道,墨晔今晚的确是与墨回锋撕破脸皮了。

就连表面上的友好,怕是也再不会维持。

给他上了止血散,又包扎好伤口后,云绾宁吩咐如烟去听竹院,取了干净的衣物过来。

王府中的下人们……

尤其是以张婆子为首,个个都是顶尖的八卦能手。

众人不知,墨晔今晚受伤一事。

但听说,是清影院来人取了王爷干净的衣物,第一时间联想到了,王爷与王妃今晚定是“激战”了一回。

一时间,八卦传遍王府。

众人热议:王妃当真是复宠了!

不!

王妃从未得宠过,这是得宠的前奏!

看来日后,对这位王妃更是要小心谨慎、百般恭敬才是。

就连王妃身边那个“小拖油瓶”,也要当做王府小公子看待。

这些话,也是众人心中想想而已,谁也不敢当面说出来。

云绾宁还不知,他们已经身处八卦漩涡。

她给墨晔清理了伤口,瞧着他嘴唇都在泛白,便道,“今晚你失血过多,日后得好生调养一段时日。”

“你伤的不轻,可要给父皇告假?”

“告假?”

墨晔嗤之以鼻,“本王不是花瓶里的花,区区小伤,何须告假?”

笑话!

眼下正是在父皇面前刷存在感的时候,告什么假?!

父皇若是见他带病上朝,反而三哥病重卧床。

到那时……

墨晔心下冷笑,“本王是真男人。”

“是吗?真男人?”

云绾宁语气嘲弄,右手不经意间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左肩,正中伤口。“真男人”墨晔立刻从凳子上弹了起来,痛得脸色都变了。

“云绾宁,你找死?!”

“哎呀,真是抱歉呢王爷,我拍错了地儿。”

云绾宁一脸无辜,“我只不过是想为王爷加油打气罢了!”

见他一副要吃人似的模样,她脚底抹油,“饭菜还在厨房里热着呢,我这就去帮你盛饭,你稍等片刻。”

好吧。

看在她给他留饭的份儿上,原谅她了!

墨晔冷哼一声,坐着等她盛饭来。

这四年,他对她避而不见,也毫不了解。

可四年后,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他却发现……云绾宁是个很神奇的女人。

没错,神奇。

都说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可他却发现她不但四肢发达,还心思缜密。甚至比大多数人,头脑都要灵活;

都说她空有美貌,毫无教养。但他发现,她不但有美貌,规矩似乎赛过了秦似雪;

都说她目不识丁,偏偏她博古通今,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都说她一无所成,谁知她不但精通厨艺,还医术高明。

这个女人,实在让他看不透。

她身上的闪光点、令他震惊的地方太多了。

就像是一颗糖果子,需要他一层层的拨开外面的糖纸,去发现内在。

总有一日,他要一层一层的拨开她的衣裳……不是,拨开她的伪装外表,看看她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便要先抓住他的胃。

“云绾宁一定深谙这个道理。”

墨晔心中暗自想着。

四年前没有得到他的心,沉淀四年后却用厨艺,让墨晔对她另眼相待。

“难道这四年中,她都在苦练厨艺?”

墨晔挑眉,撑着下巴猜测。

否则,为何她做的饭菜,味道别有特点。就连宫里的御厨,也做不出这样的味道、以及那么多的花样来?

第一次在清影院蹭饭后,他便惦记上了云绾宁的厨艺。

他是一家之主。

自然不会表露半分,免得这个女人会借机猖狂。

可是,王府的厨子换了一波又一波,谁也做不出云绾宁的味道来。

看着她将饭菜端进来了,墨晔收起心中的揣测,坐直了身子。

“你失血过多,今后的饭菜,让厨房多给你做点猪肝、红豆汤等。不但要吃药,还要食疗,恢复的更快一些。”

她将饭菜一一摆好,细心叮嘱。

“本王要你作甚?”

墨晔蹙眉,“你是本王的王妃,这些活不该是你负责?”

云绾宁:“……”

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们不过是塑料夫妻情啊!

他们俩的夫妻情,是靠金钱维系,俩人心知肚明。眼下又说什么夫妻不夫妻的,这不是在对她道德绑架?

“王爷今晚不是伤了手臂,是伤了脑子吧?”

云绾宁眨了眨眼,“你方才说什么?我是你的王妃?”

“咱俩一直分房,毫无感情可言,不过是表面夫妻,你凭什么要赖我头上?”

一听这话,墨晔顿时觉得,面前的饭菜不香了。

他重重的放下筷子,一张俊脸上阴云密布,“分房?表面夫妻?”

“云绾宁,你这是在提醒本王,冷落了你?!”

话刚说完,他便高声冲门外吩咐,“如烟,去将本王的寝衣与枕头带过来,今晚本王要留宿清影院!”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